山河如画朗诵《那扇老窗》

它孤苦地长在那堵墙上。

那堵墙也已经斑驳得不成样子了,

风吹过、雨淋过的白墙,

似乎在风雨中飘摇了多年,

挣扎了多年,也疼痛了多年。

墙体本应该有的厚重,

被岁月冲洗得太久,

似乎也弱不禁风了。

乳白的颜色时隐时现,

墙面又像水墨画,

深深浅浅的一些痕迹在上面。

是岁月的手抚摸了太久,

墙和窗都失去了原本的光,

原本的颜色,

孤寂地站在路的风口。

另有那扇门,

我该怎样给你形容

那么陈旧的门呢?

那是一扇很不起眼的小木门,

歪歪斜斜地镶在墙体里。

低矮的门槛已经破败不堪,

门框上有一些裂痕,

另有了缺口。

门框的木纹裸露在外面,

像极了门主人累累的伤痕,

一丝丝地记载着岁月的艰辛。

那门槛蒙受了几多人的踩踏,

留下了几多人的脚印,

那门板又抵抗了

几多风雨的侵袭呢?

从门里走向门外,

仅仅一步而已,

可是从门里走向远方的人,

是否还记得这扇旧门

以及旧门里发生过的故事呢?

应该记得吧,

门里头的眼睛,

门里头的人,

和门里头的声音,

他们是血脉相连的啊,

那是他们的根。

我想那门或许也是孤苦的吧?

它已经失去了最初的颜色,

失去了木料原本的味道,

失去了它鲜明的外貌。

陪同它的只是一些破旧的老家具,

一些随意飞翔的灰尘,

一些夜半低吟的虫儿,

一些偶然跑过来的懒懒的阳光。

也许另有一只爬满皱纹的手,

偶然会来抚摸它一下;

也许另有一双苍老的眼,

在不经意的时候回望它一眼。

可是那老门,它会回应吗?

一堵老墙,

一扇老门、

一扇旧窗而已,

都是一些普通的旧物而已,

可我却看得泪目了。

我不知道另有几多

这样的老门旧窗,

不知道它们的年事,

不知道它们的名字,

更不知道它们会在

哪一个年月消失。

我想走进那扇门,

想与它们说说我对它们的情怀,

说说我对它们的那种人类最真挚、

最深厚的一份情谊,

甚至说说我对它们的

一点痴迷与一份眷恋。

虽然我不确定与它们

是不是曾经遇见过,

或者从未相逢过,

分享到: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微信

亚博正式官网  亚博正式官网  亚博正式官网  亚博正式官网  亚博足彩app-官方下载